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教学科研>>正文

    社会实践课程学生感悟系列报道之一——孝泉古镇:在保存与记住中践行

    发布时间:2016-05-05          浏览次数: 

                        文/陈雨萌 秦可佳

    如果没有学习《社会学》这门课,我们不会对社会的复杂性有更深的了解和认识;如果不是在课上懂得了田野调查的含义,每一次出远门我们仍然只会抱着观光的心态,除了照片什么也留不下,除了风景什么也带不走,所以这一次当老师提出带我们进行社会调查的时候,我就下定决心要尽自己所能,去发现一些有趣的人和故事,去了解在那个特定的场域里人们的生活状态。‍

    老师选定孝泉古镇作为我们这次社会调查的地点,那里是我国历史上二十四孝中第十则“姜诗孝亲,涌泉跃鲤”、“安安送米”典故的发源地,这一典故所讲述的“一门三孝”是二十四孝中的第一大孝。

    周日下午一点左右,我们一行人顺利抵达孝泉古镇,吃过饭后,大家便按照之前的分组和自己的计划出发,到镇里进行大约一个半小时的社会调查。

    姜公祠:古朴里优雅的苍老

    我们一组四人,从饭店出发,准备先前往孝文化中心——中国德孝城,也就是姜孝祠的所在地,一探究竟。因为不认识路,我们准备找人问路,我们并没有非常直白地告诉别人我们要去的就是姜孝祠,而是拐弯抹角地问:“你知道哪里可以了解到二十四孝吗?”,我们想借此了解到当地人对二十四孝的熟悉程度。

    在刚刚到达此地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四下里大多数都是头发全白或花白的老人,他们悠闲地走着或坐着,这让我们有一种安静又温柔的感觉。问路的时候,我们选择了坐在某饭馆门前或散着步的老人、板栗饼店的女老板和匆匆走着的年轻男子,果不其然,听到我们的问题之后,他们马上就明白了我们要去哪,并热情地为我们指明路线。

    我们花了十分钟左右的时间,从“果汁牛肉”的香味和“XX服装店大甩卖”的声音中走到带着厚重历史感的“姜孝祠”的大门前,为自己到达目的地而兴奋不已。

    我们由大门进入,左侧便是姜公墓,三个坟冢里分别葬着姜诗、他的妻子庞氏和他们的母亲,这个后人为纪念孝子而建的墓曾在文革时被毁,而门前的树也在那时被砍掉,剩下的不足十分之一。

    正对着墓碑的是三口井,井中有水,水里有数条锦鲤和几只乌龟,在水里游着或趴着,看起来十分惬意。井口放着一个牌子,上面用红字写着“思廉泉:饮水当思源,从政勿忘廉。”这让我感到疑惑,我以为这三口有鲤鱼的井是“涌泉跃鲤”的象征,但从牌子上的文字来看,这几口井的名字和二十四孝里的典故并无联系,遗憾的是整个院子里找不到一位工作人员,我也没处去问,网上也搜索不到,我就只能凭猜测去认识了。还希望以后能有机会求证。

    往深处走,我们到了一个把二十四孝以壁画的形式画在院墙上的院子,院子中间有一座“先代殿”,这是一座万历二十二年德阳知县张佩增修筑以祭祀姜公父母的祠堂。院落里除了我们几个人再没有其他游客了,嘈杂的电视剧的声音从某处传来,我们顺着声音看到了两位阿姨坐在桌前售卖佛经,我们上前去问他们为什么二十四孝之一的发源地会售卖佛经,他们告诉我们念经对人很好,能让人沉静下来、让人更加善良。也许佛教的教义有善的内核,而孝也是善的体现,所以这两者在同一地方结合起来了;也有可能是因为当地以老年人为主的年龄结构,这些老人中有很多人是信教的,所以宗教在此地有了市场。

    我们在这座院子旁边看见了一座小型孔庙,据说有很多人花钱来这里祭祀孔子。从孔庙负责人口中我们得知,这里原是一所学校的旧址,学校搬迁了,而一直祭祀着的孔夫子被留在了这里。他还告诉我们孝泉古镇共分为三个部分:孝文化、历史文化和休闲娱乐,我们所在的地方是孝文化中心——中国德孝城。

    在小型孔庙旁边的一座院子里我们看到了土地公公和观音菩萨,我并不知道它们是儒释道的完美融合还是盲目拼凑,只是当看到这个场景时,觉得滑稽而有趣。

    不知是不是姜公一家的孝行荫蔽着镇里的老人,在这个景点里最多的竟然不是游客,而是悠闲地摆着龙门阵打着扑克的老人。这些老人很有个性,他们对于我们提出的所有问题,除了和牌有关的,一概不理,他们有自己的世界。不知为何,我从心里觉得他们做到了张国荣曾期待的:“优雅地老去。”

    古镇居民:符号化记忆

    从姜公祠里走出来,我们按计划到古镇里采访当地居民。

    我们在姜公祠对面的那条街道上迷茫了很久,很多店铺都关门了,不知道找谁进行采访,我们走着走着看到了一个祭品店,里面坐着一对老夫妇,他们正手法娴熟地制作祭品,我们当即决定把他们作为我们的第一个采访对象。

    “奶奶,这里的祭品都是你们自己做的啊?”

    “是啊,都是我们俩手工做出来的。”说这句话时,奶奶的眼睛里闪着自豪。

    两位老人欣欣然接受了我们的采访,手上的活儿还没停,却还极清晰地回答我们的提问。

    “这里对孩子的教育会特别注重孝道吗?”其实我们在提出这个问题时,就在心里期待着老人能给我们肯定的答案,毕竟这样是符合逻辑,也符合宣传的说辞,但老人的回答让我们脱离了原来的逻辑。“孝道当然重要啊!它是做好其他事情的基础。但是你们想没想过,孝顺的人一直都会孝顺,不孝顺的人你怎么劝他都不孝顺。这是要靠自觉的!”老人用蜀地方言说出来的话掷地有声。

    “姜诗孝亲,涌泉跃鲤”的故事发生在东汉,在那个朝代为官需举孝廉,儒教里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有些忽视个性的伦理观念深深刻在人们的意识里,而时代的内核在变,孝的表现形式也该发生变化了。这对老夫妇的家庭实际上也是时代的产物,他们通过卖自己手工制作的祭品获得一些收入来满足自己生活的需要,也为自己的子女减负,他们只希望子女时常挂念着自己就够了,孝在心里,不在嘴上。

    (采访老人的时候,还有一个有意思的细节。当爷爷得知我们是来做社会调查的大学生之后,他脸上的笑容明显比之前深了,他们说了很多鼓励我们的话,让我们好好读书。我觉得老人们似乎对大学生抱着一种极特殊的情怀,他们觉得大学生是精英,并对他们充满了期望,这也许是时代使然,但作为大学生,如果我们意识到自己承载着这样的期望,也该将自己当做精英去建设,也该怀着改变世界的理想。)

    采访完老人后,我们继续往前,按计划寻找已经上学的孩子,以了解到古镇里学校教育的情况。古镇深处,我们发现了“麻将一条街”,那么多人一起打麻将的场景实在壮观,我也是第一次见到。在这条街上,我们看到了很多在玩耍的小朋友,正在犹豫要不要挑一个出来采访时,有位蹲在地上似乎在想事情的女孩儿进入了我的视线。我很喜欢她的状态,在吵闹的环境里,竟能如此安静并专注。

    我们走到女孩旁边,像她一样蹲下,试探地问她能不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她礼貌地接受了我们的请求,语气里带了一点大人般的成熟。

    女孩儿今年十岁,就读于孝泉镇民族小学。她把老师给他们讲过的二十四孝故事也给我们讲了一遍,告诉我们自己也要像安安一样孝顺。“我们班有同学老是跟父母顶嘴,我们都不喜欢他这样。”她的语言很稚嫩,但在同龄孩子里,算是表达的很清晰的了。(采访小女孩的时候,周围逐渐围上来一群镇里的老年人,他们像是在努力地听我们说什么,但似乎因为听不太懂普通话,都一脸茫然。忽如其来的“被围观”,让我们感到有些慌张,一采访完,就马上“逃离了现场”。)

    由此看来,孝泉古镇当今的学校教育已经相当重视地区标志性文化的传承了,那么生于八十年代的那批年轻人呢?他们接受的教育里,“孝文化”是否占了很重要的位置呢?

    带着这个疑问,我们找到了一位年轻的烟草店老板。他告诉我们,他们读书的时候老师并不会讲二十四孝的故事,父母也不会特意和他们提起,那时每个孩子心里都隐约清楚自己所在的地方有很深的历史渊源,却又说不清是什么。在他的印象里,镇里每年都会举办一次“最佳孝子”评选活动,这一殊荣的获得者由当地全体居民投票选出,孝子的感人事迹也会在一段时间里广为流传,这就是他对“孝文化”理解的最初来源。

    无论是学校教育还是定期的活动,都给当地人带来了一种“符号化记忆”,这种记忆使当地人对“中国德孝城”的印象更加立体化,且具有时代感。这不失为一种继承传统文化的办法。

                   外来者:不忍打扰的慵懒

    去过大大小小不少景点,没有一个像孝泉古镇这样“不善自夸”,老人们迈着慵懒的步子走在还算宽敞的街道上,孩子们做着游戏,没有店家站在店门口招揽旅客的嘈杂,也没有大喇叭叫卖的喧嚣,时间在这里变得闲碎。

    中国德孝城里,管理景点,收取维修费用的都是当地人,他们睡在门口的躺椅上,等到三三两两的游客逼近才会吆喝一句:“这里要收钱!”游客也不多,这让他们有充分的理由“消磨时光”。

    我们是小镇里不多见的“外来者”,第一次社会调查的新鲜感让我们显得十分有活力,我们在路上互相追赶着,惹来几位老人打探的目光,这让我们有些惭愧。

    如果说静谧是不容打扰的,那么慵懒就是不忍打扰的,我们不愿让我们的到来影响到这场域里的闲适,而“孝文化”的在场又为这份闲适增添了几分厚重,这使我们的内心对这里多了一些敬意——一种对迟暮老人的敬意。

    可惜的是,时间有限,我们不能和当地人了解更多这里的故事就要离开了,但我们还是从内心里感谢这次调查的机会让我们认识了这样一个可爱的地方,希望我们还会再来。

                       一些经验总结

    严格意义上,我们的这次调查并不能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社会调查,除了时间实在有限之外,我们的调查经验不足也对调查结果产生了较大的影响。

    首先,在对“中国德孝城”的实地观察时,没有做到尽量细致,没有记录下重要的线索,以致于写作时很多具体的内容已经忘记了。

    其次,确定访问对象以及访问技巧是我们必须要自我锻炼的内容,在孝泉古镇进行随机访问时,由于访问对象选择有误,我们走了好几次弯路,也因为访问技巧的稚嫩,在访问过程中出现了许多问题。

    最后,我认为我们必须加强对社会学理论的系统学习,并了解社会调查的方法论,有一定的积累之后,才能在实践的过程中把格局和思路打开,才能对社会现象有更深的认识。

    如果每一次旅行都能自觉地抱着田野调查的心态,主动去认识我们所到的每一个地方,我相信这种从实际生活里得到的知识一定比从书上得来的让自己有更深的感受和记忆,而认识的过程也是充实自己的过程,在这个过程中往往能得到意料之外的惊喜。

    前路漫漫,愿我们不要失掉好奇心,不放弃思考,不停止进步。

    上一条:文新学院邀请南京师范大学特聘教授董志翘先生来我校讲学

    下一条:德孝教育 重在行动——文新学院社会学选修课学生赴孝泉镇接受德孝教育

    关闭

您是第:00402513位访客

学院官方微信
学院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