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热点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人才培养>>卓越新闻人才计划>>正文

    “田野”中的传播 跨界研究新视角——文新学院邀请云南大学博导孙信茹教授到我校做讲座

    发布时间:2017-11-27          浏览次数: 

    11月24日上午,应文新学院邀请,云南大学孙信茹教授在我校航空港校区南区群言堂举办了一场以“田野中的传播与社会——理解日常生活的另一种视角”为主题的讲座,文新学院的新闻专业的一百多名同学和部分教师共同聆听了此次讲座。

    孙信茹教授结合自己的经历,介绍了自己选择研究传播与少数民族乡村社会的原因,并以此引入讲座的主要内容。

    “田野是什么?田野不只是高晓松歌词里的希望,不只是美好的诗和远方。”作为一名多年致力于媒介文化与乡村文化的研究者,孙信茹老师将亲身经历和研究成果分享给师生们。

    从云南红河的箐口哈尼族村的砍树故事到中缅边境的大等喊傣族村的照片记忆,每一个少数民族村落都在自己的生活中传承着文化,又在文化的传承中丰富着生活。从频繁更换手机的小伙子到逃离乡村文化的年轻人,不同的个体在不同的人情社会共同潜移默化地经历着时代的变迁。从“人人熟络,你我有缘”的乡村到“你我相邻,人人陌生”的城市,每一个环境都在创造和影响着不一样的交往方式,而这正是“无处不田野,乡村、城市、社区都是田野的一部分”。

    在讲解中,同学们知道了要掌握良好的研究方法,善于观察,抱着“凑热闹”的心态做项目,最大限度地融入当地环境。更要善于观察身边的小事,日常接触的出租车司机群体,小孩子玩的玩具,都可以作为我们研究的对象。这样,会让研究变得更加具体、更简单、更深入、更有趣。

    她将讲座分为“田野在哪里”、“传播与乡村”、“传播与城市”及“媒介人类学”四大板块。在第一个版块中,她简要介绍了“田野调查”作为一种人类学研究方法的发展史,并以举例子的方式讲述“田野”之所在——“无处不田野”。同时,她还提醒同学们在进行专业学习和学术研究时不要用“方法”限制“视野”,而要建立跨学科的思维方式。

    传播又是如何进入乡村生活中的呢?孙信茹教授讲述了自己在乡村调研过程中发生的一个关于手机的故事,并针对“年轻人频繁换手机”的现象提出了“如何更换?”、“与哪些人交换?”、“为什么交换?”和“如何解读这一现象?”四个问题,分享了自己深入村寨的生活经历,阐述她对“传播与乡村”的看法。

    在现代化水平高的城市,传播与人们的生活也密切相关。孙信茹教授以“北京的麦当劳消费”、“地铁族与地铁新空间”等研究为例,阐述了城市中传播的新现象,而随着媒介的变化,传播学等学科的基础理论也应当被放在新的语境下进行反思和检验。

    作为理解日常生活的另一种视角,媒介人类学所能涵盖的研究范围非常广。孙信茹教授结合自己的学术经历,从“非现代化社会”、“大众霸权和文化抵抗”、“社会现实的象征生产”和“新媒体的社会影响”四个方面向同学们大致介绍了媒介人类学的研究方向。

    孙老师的讲座从传播角度入手,向同学们传递了她所理解的传播与乡村、传播与城市以及媒介人类学的新内涵,引起了同学们的浓厚兴趣,也引发了积极的讨论。在最后的讨论环节,来自文新学院的四位同学提出了自己的问题。苏怀珍同学对社会学和人类学的混淆,点明了同学们的一致问题。关于人类学和社会学的区分,孙老师表示是一个复杂的问题,需要进一步的细分,人类学是更小的,质的研究,然后也会用到社会学的研究方法,更希望有学科之间的绝妙融合。刘嫱同学提出的“田野调查方法与民族志的联系与差异”,体现了现代大学生在实证研究时的困惑。“其实当你真正进入‘田野’进行调查,你会发现学术研究有时是一件特别需要研究者主观能动性的事情。”孙信茹教授在解答同学们的问题时也表达了自己对学术的看法:“大家在学习理论课程时,不要忘记有很多理论是不能脱离它的提出背景的。”她还建议感兴趣的同学通过阅读来进一步拓宽知识面,不要局限于本专业的学习。

    孙老师强调,议程设置等传统的新闻理念并不会因为新媒体时代的到来而褪色,要结合当下环境,考虑传统的经典理念在新环境下的蜕变。比如,在微博的发言权和话语权,大V在议程设置上具有更高的优势等等。孙老师还答应为同学们提供媒介传播学前沿的参考书单。

                      文/程雨萌 龙盼 吴明芳 摄影/龙昐 程雨萌 钟引玺

    上一条:文新学院召开2017年学生创新创业项目中期检查答辩会

    下一条:文新学院赴武汉高校调研学生工作

    关闭

您是第:00412440位访客

学院官方微信
学院官方微博